logo.png
当前位置: 首页 >> 服务之窗 >> 审计案例

奇怪的公房使用权转让交易

发布时间:2020-12-08 15:12
【字体:
分享至:


窗外,一场暴雨过后,天空一碧如洗,清澈的似乎不掺杂一丝杂质,历经风雨后的树叶青翠欲滴,重新迸发出勃勃生机。明秋豪和查德琛接过沈从严递过来的法院刑事判决书,心中百感交集,时隔近2年,审计追证之路的艰辛依然历历在目。四位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合谋将本单位管理的多处国有公房控制在其个人或他人名下,最终没有逃过法律的制裁,四人均以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

“十里帆樯依布立,万家灯火彻宵明”,“天下第一街”清芬街地处长江与其支流交汇处,曾是全国商品流通领域改革的一面旗帜,是河海市响当当的城市名片,在河海市历史发展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提起清芬街,老河海人心中那是满满的回忆和自豪感。时光荏苒,在改革大潮面前,曾勇立潮头的清芬街迎来巨大的市场挑战。为了让清芬街重现勃勃生机,河海市委市政府打响了一场凤凰涅槃式的清芬街升级改造战役,名为清芬街中央服务区改造项目。此项目备受各方瞩目,其征地拆迁工作已经在有序进行中。河海市审计局以建设国家中心城市、复兴大河海为己任,紧跟城市建设,实施开展清芬街中央服务区改造项目绩效审计调查,全力以赴为擦亮大河海清芬街新时代名片而奋斗着。

根据征地拆迁项目的进展,审计组对各拆迁片区征收范围、户数、面积进行了分析,调查了解发现有“老河海之根”称号的清芬街紫竹巷片区被征收户数有1934户,被征收房屋总建筑面积约11.22万平方米,可谓征收范围广、户数多、面积大,因此审计组将紫竹巷片区房屋征收补偿情况作为此次审计调查的重点。紫竹巷片区审计组由三人组成,担任此项任务的审计组长沈从严有着丰富的工程审计实战经验,被誉为“审计一把刀”。青年审计干部明秋豪思维活跃,干劲儿十足,是沈从严的得力助手,早已是公认的业务骨干,担任此次绩效审计调查项目的主审。查德琛是一名造价工程师,专业功底过硬,已经是查处工程审计问题的好手。

摸索方向找重点

被审计单位——区城区改造和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区征收办)已按照审计相关要求,将征地拆迁安置补偿实施方案、征收台帐、一户一档征收档案及相关会议纪要等资料搬进审计组工作办公室。看着堆积如山的资料,审计组明白,进行全面、彻底的查档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何快速锁定审计重点,打开审计局面,是摆在审计组眼前的难题。

“伙计们,这个项目建设开发周期很长,目前有4个项目正在实施搬迁,其中紫竹巷片签约率最高,已达到74%,咱们就先从紫竹巷片区的征地拆迁资料入手调查,开始干活!”沈从严首先提出本次审计的方向。他是地地道道的河海人,有着老河海人的热情,工作时严肃认真,生活中平易近人。

“您说的是,征地拆迁事关群众利益,确实是咱们这次审计调查的重点,我先理一理征收台账。”明秋豪跃跃欲试,工作热情高涨。

“那我就先抽查部分一户一档征收档案,从档案资料里找找线索。”查德琛边说边动手搬了一大摞档案,堆放在座位旁边。

办公室里只听见“哗啦哗啦”翻阅纸张的声音。不知不觉一上午的时间过去了,查德琛主动汇报查阅资料的情况:“从上午翻阅的几种不同类型的拆迁档案来看,这个项目的一户一档征收档案做的非常完整,和紫竹巷片旧城改造房屋征收指挥部(以下简称拆迁指挥部)的同志了解归档情况的时候,他们也对征收档案管理工作感到很自豪,其他区的相关单位经常来这里调研学习先进经验。”

明秋豪接着汇报:“紫竹巷片区拆迁工作确实和以往的拆迁项目不一样,有上千户拆迁房屋性质是公有住宅房屋,约占征地拆迁总户数的77%,这真的是我首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沈从严听完,紧缩的眉头慢慢舒展开,“今天上午我们还是很有收获的,直接从一户一档征收档案入手费时费力,无疑是大海捞针,我们得换一种思路,用大数据分析方法,‘对比’查找问题,我的初步想法是做三个方面的数据对比工作,对比分析征收台帐和摸底调查公示表的信息,查找信息变更的记录;对比分析征收台帐中的安置房信息和房源清册表、房屋销控表,查看是否有占用安置房房源指标的疑点;对比分析征收补偿的总金额、单价金额、补偿面积,抽查异常金额的档案。”

明秋豪和查德琛听的纷纷点头,用崇拜的目光看着沈从严,心想:老将出马,一个顶仨,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一寸光阴一寸金”,确定好审计方向后,审计组抓紧时间对比分析数据。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映入房间,审计组再次讨论起审计思路。

“没有发现疑点,购买安置房的人员均是拆迁人员,不存在非拆迁户购买安置房的问题。”查德琛皱着眉头说。

明秋豪接着汇报:“我这里有点情况,对比分析征收台帐和摸底调查公示表的信息,还真存在信息不一致的情况,而且这些房屋产别都是公房。”

“伙计们,同区位公房拆迁补偿评估单价差异不大,没有明显偏高的情况;按照紫竹巷片区房屋征收补偿方案,建筑面积不足30平方米,被征收人、公用房屋承租人满足规定政策的,可以按照30平方米给予征收保底补偿,我统计发现该片区享受保底补偿的户数近700户,约占征地拆迁总户数的54%,这个比例真的是太高了。明天我们抓住“公房”“保底补偿”“摸底信息与征收信息不符合”三个关键点筛选审计重点。”沈从严对今天的审计工作做了个总结。思路逐渐明朗化,审计组集体松了口气。

步步查证现端倪

审计组按照昨天的思路初步锁定169笔疑点线索。沈从严看着手中的疑点表格,一脸沉思。他思索着:“169笔档案逐户翻阅得几天的时间,还是得调整下审计思路,补充更多的资料,进一步缩小审计范围。”

明秋豪习惯性进行假设分析:“如果有人想在公房征迁中获利,首先他得是被征收人,或者和区征收办、公房管理部门有关联关系,这样才有机会获取超额补偿款。”

“只要我们拿到区征收办和公房管理部门公职人员花名册,和169笔疑点表中的被征收人信息进行一次比对,就能进一步锁定疑点。”查德琛提出了具体操作方案。

沈从严点头表示同意。调查了解时,审计组已经掌握本区旧城改造拆迁和公房管理模式:区征收办负责本区旧城改造房屋征收工作,具体到项目,则由区征收办抽调各相关单位人员临时组建拆迁指挥部完成。区房地产公司负责本区公房管理,下设街道房管所和区房屋置换有限公司,街道房管所按照地域原则负责本区域内的公房发租、维护、调换、分户等关联工作,区房屋置换有限公司负责公房使用权转让。说干就干,审计组迅速分头联系区征收办和区房地产公司,搜集这两家单位及其下设的拆迁指挥部和华城路房管所的公职人员花名册。

经过比对,审计组没有发现被征收人是公职人员的情况,但是发现有一位公职人员郑直同时在华城路房管所和区征收办任职,恰好有一位被征收人郑强名下的公房属于华城路房管所管辖。直觉告诉沈从严,这个巧合不会这么简单。

查德琛突然记起拆迁指挥部的同志闲聊时,提到区房地产公司有个“公房管理系统”的事情,会不会从中可以核实郑直和郑强的关系呢?带着这个疑问,审计组赶到区房地产公司。

区房地产公司公房管理部部长李彬接待了审计组。李部长身形消瘦,说话慢条斯理,估摸40岁左右。见面寒暄几句后,审计组直接提出要进入“公房管理系统”查询信息。没想到这个要求竟让李部长犹豫了一下,过了几秒,他眼神闪烁的解释道:“因为公房已被征收,系统数据被冻结,已经无法查询详细数据。” 明秋豪没有气馁,他坚持道:“是吗?李部长,系统数据被冻结,应该只是停止信息更新吧,我们长期做审计工作的,有点职业病,不到黄河心不死,核实情况要‘一竿子插到底',请你理解并积极配合我们的审计工作。”李部长立马显现出尴尬的表情:“实在不好意思,其实我也没有具体操作过系统,只是听到系统维护人员这样说过,你们要查就查吧。”随后,沈从严和李部长扯东扯西聊着天。明秋豪和查德琛坐在电脑前查询系统,输入被征收人“郑强”姓名后,显示1条公房记录,但是记录只能显示公房的地址和租户姓名,不显示身份证号码及其他详细的信息。查德琛询问李部长:“为什么系统不显示身份证号码?”李部长再三强调说:“这个系统已经开发的有些年头了,一直没有更新升级,能查询的信息十分有限,没有太大的使用价值。”沈从严接着提出要调取郑强名下公房的管理台账。李部长推脱说:“我们不负责具体的公房管理工作,都是街道房管所负责,你们联系房管所调取资料更方便。”

离开区房地产公司后,明秋豪对沈从严和查德琛说:“我之前一直在仔细观察李部长的一言一行,他似乎知道我们要查询什么,有点抗拒,这个李部长怕不是有问题吧?”沈从严声色严肃的说:“真金不怕火炼,明天去华城路房管所调取资料。”

记录消失起疑心

华城路房管所所长郑直亲自接待审计组。8点半,他准时出现在会议室门口,一进门就自来熟,笑嘻嘻地开口道:“欢迎欢迎,几位领导,有什么指示吗?我们肯定全力支持你们审计工作。”审计组仔细打量了一下郑直,估摸着他50岁左右,说话声音洪亮,给人不拘小节、为人爽朗的感觉。沈从严代表审计组,客客气气的说道:“感谢感谢,我们今天来是为了调取近两年拆迁前租金收取记录和公房住房证(租约)。”郑所长立马爽快的答复:“一点问题都没有,我们这里条件有限,麻烦你们委屈下,挤在这个小办公室里办公,等下我让业务熟练的小王把资料送过来。”

接下来的几天,审计组对照169笔疑点表,边核对租约变更和租金收取情况,边翻阅征收档案资料,调查发现:有26户公房的承租人前后不同,存在公房住房证(租约)变更和新发公房住房证(租约)的情况。审计组进一步要求华城路房管所提供上述26户公房的使用权转让资料,华城路房管所郑所长解释:“公房使用权转让资料在区房屋置换有限公司。”审计组当即决定去区房屋置换有限公司走一趟。

区房屋置换有限公司王总对审计组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王总个头不高,戴着一副眼镜,斯斯文文,他笑着表态:“审计同志,我们一定全力配合,需要什么资料,我们提供什么资料,只是我也是初来乍到,确实对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你们看,这样行不行?我找个具体负责公房转让工作的同志过来,配合你们工作。”审计组直接切入主题,要求调取近两年公房使用权转让交易资料。王总当即通知相关工作人员把资料拿过来,片刻时间,审计组已经拿到想要的资料。明秋豪和查德琛心想这新上任的老总思想觉悟很高嘛,积极配合审计工作,审计工作进展很顺利。

审计组将区房屋置换有限公司提供的公房使用权转让交易资料与华城路房管所提供的承租人信息进行比对,发现华城路房管所26户租约变更的公房中,有6户没有在区房屋置换有限公司提供的公房使用权转让交易资料中找到相应的交易信息,其中1户公房就在郑强名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凭着多年的审计经验,沈从严觉得这其中必定有猫腻,一定要查清楚。看来审计组要再访区房屋置换有限公司了。

翌日,审计组相约早晨八点钟在区房屋置换有限公司汇合。进门的时候,正好碰到上次接待审计组的王总。王总对审计组再次过来感到很诧异,试探地问:“审计同志们啊,你们来之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我也好有个心理准备,我们平时都是严格按规矩办事,这是需要我们补充提供资料吗?”沈从严开门见山的说:“咱们边走边谈,情况是这样的,我们审查发现有几笔公房使用权转让交易,没有在你们上次提供的资料中找到,想了解下原因?”王总立即回答:“没道理会出现这种情况啊,说起来很惭愧,我刚来这个岗位1个月,对过去的交易事项确实不清楚,你们看这样行不行,我请一位业务能手来解答您的问题?”沈从严点头表示同意。

王总随即打电话通知人员到办公室。这名业务能手名叫陈洁,化着淡妆,打扮很讲究,戴着玉镯,看起来不到40岁的样子,给人感觉很精明。陈洁对待审计组态度不冷不热,请审计组在办公室稍坐会儿,就拿着审计组提供的6笔交易记录,回办公室进行核对了。不一会儿她十分肯定地回复审计组:“我刚仔细查找了一遍,确实没查到这6笔交易”。陈洁一字一句说的如此笃定,大家的表情都变得凝重。“我之前在华城路房管所担任过副所长,对那边的情况算是比较了解。这6户公房所在的紫竹巷片区正在实施旧城改造,是不是华城路房管所的同志们迫于房屋征收时间紧的压力,配合拆迁指挥部简化了交易程序。”陈洁进一步向审计组解释。她的说法听起来很合理,这可让审计组犯了难。

为了弄清楚原因,沈从严电话联系区房地产公司,简要说明了几笔公房使用权转让交易记录消失的情况。区房地产公司的工作人员解释:“这肯定是我们工作上的疏忽,实在不好意思,一般来讲,公房使用权转让都是在区房屋置换有限公司进行,但是旧城改造房屋征收时间紧,也不排除交易手续不完善的情况,建议你们到公房所属街道房管所核实清楚情况。”

三月的河海,春风温润,夜景璀璨,沈从严和家人漫步在江滩上,却无心欣赏江滩的美景。明秋豪答应了陪儿子玩耍,却一直在低头思考问题,儿子几次叫他都没有及时得到回应。当晚的查德琛在床上辗转反侧,几乎一夜未眠。“奇怪的公房使用权转让交易”萦绕在心中,三个人苦苦思索着。

拨开云雾见月明

现场审计进入第七天。早晨,三人个个顶着“熊猫眼”来到华城路房管所。互望一眼,三人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明秋豪开玩笑的说:“咱们这算不算为了审计事业,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啊。”

仍然是华城路房管所所长郑直接待审计组,他一见面就说:“终于把你们又盼来了,多多指导我们的工作。只是我待会儿有个会议要参加,不能在这里陪着你们,等下还是小王来配合你们的工作,有什么事情直接找她,不好意思,赶时间,我就先走了。”

审计组在办公室里左等右等,就是没有等来小王。沈从严只好给郑所长打电话,结果电话无法接通。一直等到午饭时间,小王才出现在会议室门口,她轻声细语的解释:“几位领导好,郑所长有事走不开,安排我带你们去食堂吃饭。”查德琛接着问道:“小王,吃完饭后能否和我们对接下工作,有些资料需要你们提供?”小王一脸诧异的问:“对接工作?领导没有安排,我不清楚具体情况啊。”沈从严接着说:“走,咱们先去吃饭吧,待会儿再谈工作的事情。”

审计组一边吃饭一边和小王拉起家常,却意外从小王嘴里得知一个线索“有人为了郑强名下的公房来所里扯皮”。明秋豪压住心里的兴奋不经意的询问个中细节,小王却三缄其口,不肯吐露更多的信息。审计组提出下午上班前,请小王提供使用权转让交易记录消失的6户公房的房屋平面图和公房图卡。小王一脸为难的表示“请示郑所长后,才能提供资料”。

下午,审计组再三催促小王。小王总是红着脸,语气中透着紧张的表示“在走审批程序,需要点时间”。

一天过去了,审计组还没拿到任何资料。沈从严再次联系郑所长,郑所长终于接了电话,他一口一个“对不起”,解释“开会中,手机打开了飞行模式。”沈从严严肃的要求:“明天早上上班前,必须提供6户公房的房屋平面图和公房图卡。”

次日,郑所长一早就等在会议室,一脸歉意的走向审计组,说:“三位同志,不好意思,昨天耽误了你们的时间,资料已经准备好了。我就在隔壁办公,有事儿就叫我。”

审计组翻阅6户公房资料发现:其中4户公房都是破旧公房改造加层后产生的新承租户,另外2户公房地址两两相邻,可能存在分户。查德琛灵机一动,提议:“现在这几栋房子还没拆除,我们可以到现场去踏勘一下,看看能否挖出一些其他‘线索’,将事实还原。”现场踏勘情况更加肯定了分户的事实。

为了节省时间,沈从严电话联系了区征收办。负责华城路房屋征收工作的谢工给审计组介绍了他们掌握的房屋情况。经过细谈,审计组了解了郑强名下公房的前因后果。原来,启动紫竹巷片区旧城改建项目后,摸底调查登记产权人李爱华家属多次到区征收办主张公房的征收补偿款。华城路房管所所长郑直得知消息后,主动出面答应解决公房征收补偿款的问题,后来李爱华确实再也没出现过。在公房征收补偿过程中,被征收人郑强取得该公房的产权,并与拆迁部门签订了房屋征收补偿协议。

沈从严十分肯定的说:“规避正常交易程序违规取得公房承租权,部分房屋取得承租权后违规再分户,骗取房屋征收补偿资金,这一步步操作是有目的的在进行,只是权属纠纷和隐藏的使用权转让交易串联起来,暴露了重重疑点,肯定有戏!咱们有必要和郑所长来个正面交流了。”

尘埃落定显真相

审计组请郑所长到会议室。郑所长看到三位审计人员一脸严肃坐在他对面,感到气氛有一丝不同寻常。

沈从严把资料往郑所长面前一放,先开口问:“咱们来聊聊这几户公房的事情吧!”

郑所长手颤抖着从口袋里拿出根烟吸,沉默不语。

明秋豪一改以往嘻嘻哈哈的表情,直接问道:“李爱华的事情到底是怎么解决的?”

郑所长稳了稳心神,解释道:“因为租户李爱华超过6个月没有交纳房租,按公房管理办法以及为了盘活国有资产,所里集体决定将其公房收回,过户给郑强,但是李爱华一直居住在公房内,因为她没有住房证,因此不能办理拆迁补偿手续,李爱华几次三番闹事,要求取得拆迁补偿款。为了保证征收拆迁工作进展顺利,我就在李爱华和郑强中间做个和事老,出面协调,最终商定郑强支付给李爱华十多万元,对这套公房做了个了断。”

查德琛提高嗓门追问:“你和郑强是什么关联关系?另外4栋破旧公房改造加层新的承租人是如何产生的?”

郑所长支支吾吾的答复:“郑强是我表弟,但是我没有徇私,我是所长,出于工作职责才出面解决问题,新的承租人都是经过所领导班子根据实际情况集体研究确定的。”

沈从严早就料到郑直不会轻易松口。在郑直离开办公室后,沈从严说道:“看来咱们要放大招了。老规矩,调取这6户被征收人的银行账户流水,追查资金流向吧。”

翻阅征收补偿档案中的合同及财务付款凭证资料,审计组找到了6户被征收人刘武、任刚、陈平、郑强、涂香和彭玲的身份证号码和银行账户。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审计组三位同志到处奔波,调取上述6个被征收人银行账户开户以来的银行流水,追踪征收补偿资金的去向。追查发现,刘武、任刚和郑强在收到拆迁款的次日全额转至华城路房管所房调员熊某账户,陈平、涂香和彭玲收到拆迁款后全额或部分转款至陈洁账户;进一步查询熊某和陈洁的账户发现,他们在收到上述款项后又将其中部分款项转账至郑直、李彬的银行账户。

根据前期区房地产公司提供的公职人员花名册,审计组确定此陈洁是区房屋置换有限公司的陈洁无疑。铁证如山,陈洁再也没有了当初的淡定冷静,面对审计组的连环追问,她坦白了自己在担任华城路房管所副所长职务时,与现任华城路房管所所长郑直、时任房屋置换有限公司党支部书记李彬及其下属房调员熊某利用职务便利,合谋采用“重新绘制公房图卡、开具公房住房证(租约)和登记经租账”等方式私分公房承租权,以亲属名义低价购买占有公房等多种手段,通过自行出租、转让、与拆迁部门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等方式,获取经济利益的犯罪事实。

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审计组迅速回单位向局领导汇报审计情况。经局业务会议讨论,有关问题将形成移送处理书移送市人民检察院查处。上述犯罪行为暴露出公房在过户、分户、调换、转让等管理环节存在制度漏洞,河海市审计局会同区房地产公司研究公房管理相关制度,提出了完善《关于办理直管公房承租人过户、分户、更名的规定》和《直管公房使用权有偿调换、转让管理办法》等制度的建议,有效的加强了对公房管理各环节的权力制约。

得知法院判决结果的那一刻,明秋豪在心里默想:勇往直前的是江水,更是河海市审计人敢于担当、善于作为的飒爽英姿,以审计促发展,期待清芬街浴火重生,再现辉煌!(文中单位名称和人物姓名均为化名)


窗外,一场暴雨过后,天空一碧如洗,清澈的似乎不掺杂一丝杂质,历经风雨后的树叶青翠欲滴,重新迸发出勃勃生机。明秋豪和查德琛接过沈从严递过来的法院刑事判决书,心中百感交集,时隔近2年,审计追证之路的艰辛依然历历在目。四位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合谋将本单位管理的多处国有公房控制在其个人或他人名下,最终没有逃过法律的制裁,四人均以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

“十里帆樯依布立,万家灯火彻宵明”,“天下第一街”清芬街地处长江与其支流交汇处,曾是全国商品流通领域改革的一面旗帜,是河海市响当当的城市名片,在河海市历史发展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提起清芬街,老河海人心中那是满满的回忆和自豪感。时光荏苒,在改革大潮面前,曾勇立潮头的清芬街迎来巨大的市场挑战。为了让清芬街重现勃勃生机,河海市委市政府打响了一场凤凰涅槃式的清芬街升级改造战役,名为清芬街中央服务区改造项目。此项目备受各方瞩目,其征地拆迁工作已经在有序进行中。河海市审计局以建设国家中心城市、复兴大河海为己任,紧跟城市建设,实施开展清芬街中央服务区改造项目绩效审计调查,全力以赴为擦亮大河海清芬街新时代名片而奋斗着。

根据征地拆迁项目的进展,审计组对各拆迁片区征收范围、户数、面积进行了分析,调查了解发现有“老河海之根”称号的清芬街紫竹巷片区被征收户数有1934户,被征收房屋总建筑面积约11.22万平方米,可谓征收范围广、户数多、面积大,因此审计组将紫竹巷片区房屋征收补偿情况作为此次审计调查的重点。紫竹巷片区审计组由三人组成,担任此项任务的审计组长沈从严有着丰富的工程审计实战经验,被誉为“审计一把刀”。青年审计干部明秋豪思维活跃,干劲儿十足,是沈从严的得力助手,早已是公认的业务骨干,担任此次绩效审计调查项目的主审。查德琛是一名造价工程师,专业功底过硬,已经是查处工程审计问题的好手。

摸索方向找重点

被审计单位——区城区改造和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区征收办)已按照审计相关要求,将征地拆迁安置补偿实施方案、征收台帐、一户一档征收档案及相关会议纪要等资料搬进审计组工作办公室。看着堆积如山的资料,审计组明白,进行全面、彻底的查档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何快速锁定审计重点,打开审计局面,是摆在审计组眼前的难题。

“伙计们,这个项目建设开发周期很长,目前有4个项目正在实施搬迁,其中紫竹巷片签约率最高,已达到74%,咱们就先从紫竹巷片区的征地拆迁资料入手调查,开始干活!”沈从严首先提出本次审计的方向。他是地地道道的河海人,有着老河海人的热情,工作时严肃认真,生活中平易近人。

“您说的是,征地拆迁事关群众利益,确实是咱们这次审计调查的重点,我先理一理征收台账。”明秋豪跃跃欲试,工作热情高涨。

“那我就先抽查部分一户一档征收档案,从档案资料里找找线索。”查德琛边说边动手搬了一大摞档案,堆放在座位旁边。

办公室里只听见“哗啦哗啦”翻阅纸张的声音。不知不觉一上午的时间过去了,查德琛主动汇报查阅资料的情况:“从上午翻阅的几种不同类型的拆迁档案来看,这个项目的一户一档征收档案做的非常完整,和紫竹巷片旧城改造房屋征收指挥部(以下简称拆迁指挥部)的同志了解归档情况的时候,他们也对征收档案管理工作感到很自豪,其他区的相关单位经常来这里调研学习先进经验。”

明秋豪接着汇报:“紫竹巷片区拆迁工作确实和以往的拆迁项目不一样,有上千户拆迁房屋性质是公有住宅房屋,约占征地拆迁总户数的77%,这真的是我首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沈从严听完,紧缩的眉头慢慢舒展开,“今天上午我们还是很有收获的,直接从一户一档征收档案入手费时费力,无疑是大海捞针,我们得换一种思路,用大数据分析方法,‘对比’查找问题,我的初步想法是做三个方面的数据对比工作,对比分析征收台帐和摸底调查公示表的信息,查找信息变更的记录;对比分析征收台帐中的安置房信息和房源清册表、房屋销控表,查看是否有占用安置房房源指标的疑点;对比分析征收补偿的总金额、单价金额、补偿面积,抽查异常金额的档案。”

明秋豪和查德琛听的纷纷点头,用崇拜的目光看着沈从严,心想:老将出马,一个顶仨,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一寸光阴一寸金”,确定好审计方向后,审计组抓紧时间对比分析数据。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映入房间,审计组再次讨论起审计思路。

“没有发现疑点,购买安置房的人员均是拆迁人员,不存在非拆迁户购买安置房的问题。”查德琛皱着眉头说。

明秋豪接着汇报:“我这里有点情况,对比分析征收台帐和摸底调查公示表的信息,还真存在信息不一致的情况,而且这些房屋产别都是公房。”

“伙计们,同区位公房拆迁补偿评估单价差异不大,没有明显偏高的情况;按照紫竹巷片区房屋征收补偿方案,建筑面积不足30平方米,被征收人、公用房屋承租人满足规定政策的,可以按照30平方米给予征收保底补偿,我统计发现该片区享受保底补偿的户数近700户,约占征地拆迁总户数的54%,这个比例真的是太高了。明天我们抓住“公房”“保底补偿”“摸底信息与征收信息不符合”三个关键点筛选审计重点。”沈从严对今天的审计工作做了个总结。思路逐渐明朗化,审计组集体松了口气。

步步查证现端倪

审计组按照昨天的思路初步锁定169笔疑点线索。沈从严看着手中的疑点表格,一脸沉思。他思索着:“169笔档案逐户翻阅得几天的时间,还是得调整下审计思路,补充更多的资料,进一步缩小审计范围。”

明秋豪习惯性进行假设分析:“如果有人想在公房征迁中获利,首先他得是被征收人,或者和区征收办、公房管理部门有关联关系,这样才有机会获取超额补偿款。”

“只要我们拿到区征收办和公房管理部门公职人员花名册,和169笔疑点表中的被征收人信息进行一次比对,就能进一步锁定疑点。”查德琛提出了具体操作方案。

沈从严点头表示同意。调查了解时,审计组已经掌握本区旧城改造拆迁和公房管理模式:区征收办负责本区旧城改造房屋征收工作,具体到项目,则由区征收办抽调各相关单位人员临时组建拆迁指挥部完成。区房地产公司负责本区公房管理,下设街道房管所和区房屋置换有限公司,街道房管所按照地域原则负责本区域内的公房发租、维护、调换、分户等关联工作,区房屋置换有限公司负责公房使用权转让。说干就干,审计组迅速分头联系区征收办和区房地产公司,搜集这两家单位及其下设的拆迁指挥部和华城路房管所的公职人员花名册。

经过比对,审计组没有发现被征收人是公职人员的情况,但是发现有一位公职人员郑直同时在华城路房管所和区征收办任职,恰好有一位被征收人郑强名下的公房属于华城路房管所管辖。直觉告诉沈从严,这个巧合不会这么简单。

查德琛突然记起拆迁指挥部的同志闲聊时,提到区房地产公司有个“公房管理系统”的事情,会不会从中可以核实郑直和郑强的关系呢?带着这个疑问,审计组赶到区房地产公司。

区房地产公司公房管理部部长李彬接待了审计组。李部长身形消瘦,说话慢条斯理,估摸40岁左右。见面寒暄几句后,审计组直接提出要进入“公房管理系统”查询信息。没想到这个要求竟让李部长犹豫了一下,过了几秒,他眼神闪烁的解释道:“因为公房已被征收,系统数据被冻结,已经无法查询详细数据。” 明秋豪没有气馁,他坚持道:“是吗?李部长,系统数据被冻结,应该只是停止信息更新吧,我们长期做审计工作的,有点职业病,不到黄河心不死,核实情况要‘一竿子插到底',请你理解并积极配合我们的审计工作。”李部长立马显现出尴尬的表情:“实在不好意思,其实我也没有具体操作过系统,只是听到系统维护人员这样说过,你们要查就查吧。”随后,沈从严和李部长扯东扯西聊着天。明秋豪和查德琛坐在电脑前查询系统,输入被征收人“郑强”姓名后,显示1条公房记录,但是记录只能显示公房的地址和租户姓名,不显示身份证号码及其他详细的信息。查德琛询问李部长:“为什么系统不显示身份证号码?”李部长再三强调说:“这个系统已经开发的有些年头了,一直没有更新升级,能查询的信息十分有限,没有太大的使用价值。”沈从严接着提出要调取郑强名下公房的管理台账。李部长推脱说:“我们不负责具体的公房管理工作,都是街道房管所负责,你们联系房管所调取资料更方便。”

离开区房地产公司后,明秋豪对沈从严和查德琛说:“我之前一直在仔细观察李部长的一言一行,他似乎知道我们要查询什么,有点抗拒,这个李部长怕不是有问题吧?”沈从严声色严肃的说:“真金不怕火炼,明天去华城路房管所调取资料。”

记录消失起疑心

华城路房管所所长郑直亲自接待审计组。8点半,他准时出现在会议室门口,一进门就自来熟,笑嘻嘻地开口道:“欢迎欢迎,几位领导,有什么指示吗?我们肯定全力支持你们审计工作。”审计组仔细打量了一下郑直,估摸着他50岁左右,说话声音洪亮,给人不拘小节、为人爽朗的感觉。沈从严代表审计组,客客气气的说道:“感谢感谢,我们今天来是为了调取近两年拆迁前租金收取记录和公房住房证(租约)。”郑所长立马爽快的答复:“一点问题都没有,我们这里条件有限,麻烦你们委屈下,挤在这个小办公室里办公,等下我让业务熟练的小王把资料送过来。”

接下来的几天,审计组对照169笔疑点表,边核对租约变更和租金收取情况,边翻阅征收档案资料,调查发现:有26户公房的承租人前后不同,存在公房住房证(租约)变更和新发公房住房证(租约)的情况。审计组进一步要求华城路房管所提供上述26户公房的使用权转让资料,华城路房管所郑所长解释:“公房使用权转让资料在区房屋置换有限公司。”审计组当即决定去区房屋置换有限公司走一趟。

区房屋置换有限公司王总对审计组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王总个头不高,戴着一副眼镜,斯斯文文,他笑着表态:“审计同志,我们一定全力配合,需要什么资料,我们提供什么资料,只是我也是初来乍到,确实对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你们看,这样行不行?我找个具体负责公房转让工作的同志过来,配合你们工作。”审计组直接切入主题,要求调取近两年公房使用权转让交易资料。王总当即通知相关工作人员把资料拿过来,片刻时间,审计组已经拿到想要的资料。明秋豪和查德琛心想这新上任的老总思想觉悟很高嘛,积极配合审计工作,审计工作进展很顺利。

审计组将区房屋置换有限公司提供的公房使用权转让交易资料与华城路房管所提供的承租人信息进行比对,发现华城路房管所26户租约变更的公房中,有6户没有在区房屋置换有限公司提供的公房使用权转让交易资料中找到相应的交易信息,其中1户公房就在郑强名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凭着多年的审计经验,沈从严觉得这其中必定有猫腻,一定要查清楚。看来审计组要再访区房屋置换有限公司了。

翌日,审计组相约早晨八点钟在区房屋置换有限公司汇合。进门的时候,正好碰到上次接待审计组的王总。王总对审计组再次过来感到很诧异,试探地问:“审计同志们啊,你们来之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我也好有个心理准备,我们平时都是严格按规矩办事,这是需要我们补充提供资料吗?”沈从严开门见山的说:“咱们边走边谈,情况是这样的,我们审查发现有几笔公房使用权转让交易,没有在你们上次提供的资料中找到,想了解下原因?”王总立即回答:“没道理会出现这种情况啊,说起来很惭愧,我刚来这个岗位1个月,对过去的交易事项确实不清楚,你们看这样行不行,我请一位业务能手来解答您的问题?”沈从严点头表示同意。

王总随即打电话通知人员到办公室。这名业务能手名叫陈洁,化着淡妆,打扮很讲究,戴着玉镯,看起来不到40岁的样子,给人感觉很精明。陈洁对待审计组态度不冷不热,请审计组在办公室稍坐会儿,就拿着审计组提供的6笔交易记录,回办公室进行核对了。不一会儿她十分肯定地回复审计组:“我刚仔细查找了一遍,确实没查到这6笔交易”。陈洁一字一句说的如此笃定,大家的表情都变得凝重。“我之前在华城路房管所担任过副所长,对那边的情况算是比较了解。这6户公房所在的紫竹巷片区正在实施旧城改造,是不是华城路房管所的同志们迫于房屋征收时间紧的压力,配合拆迁指挥部简化了交易程序。”陈洁进一步向审计组解释。她的说法听起来很合理,这可让审计组犯了难。

为了弄清楚原因,沈从严电话联系区房地产公司,简要说明了几笔公房使用权转让交易记录消失的情况。区房地产公司的工作人员解释:“这肯定是我们工作上的疏忽,实在不好意思,一般来讲,公房使用权转让都是在区房屋置换有限公司进行,但是旧城改造房屋征收时间紧,也不排除交易手续不完善的情况,建议你们到公房所属街道房管所核实清楚情况。”

三月的河海,春风温润,夜景璀璨,沈从严和家人漫步在江滩上,却无心欣赏江滩的美景。明秋豪答应了陪儿子玩耍,却一直在低头思考问题,儿子几次叫他都没有及时得到回应。当晚的查德琛在床上辗转反侧,几乎一夜未眠。“奇怪的公房使用权转让交易”萦绕在心中,三个人苦苦思索着。

拨开云雾见月明

现场审计进入第七天。早晨,三人个个顶着“熊猫眼”来到华城路房管所。互望一眼,三人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明秋豪开玩笑的说:“咱们这算不算为了审计事业,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啊。”

仍然是华城路房管所所长郑直接待审计组,他一见面就说:“终于把你们又盼来了,多多指导我们的工作。只是我待会儿有个会议要参加,不能在这里陪着你们,等下还是小王来配合你们的工作,有什么事情直接找她,不好意思,赶时间,我就先走了。”

审计组在办公室里左等右等,就是没有等来小王。沈从严只好给郑所长打电话,结果电话无法接通。一直等到午饭时间,小王才出现在会议室门口,她轻声细语的解释:“几位领导好,郑所长有事走不开,安排我带你们去食堂吃饭。”查德琛接着问道:“小王,吃完饭后能否和我们对接下工作,有些资料需要你们提供?”小王一脸诧异的问:“对接工作?领导没有安排,我不清楚具体情况啊。”沈从严接着说:“走,咱们先去吃饭吧,待会儿再谈工作的事情。”

审计组一边吃饭一边和小王拉起家常,却意外从小王嘴里得知一个线索“有人为了郑强名下的公房来所里扯皮”。明秋豪压住心里的兴奋不经意的询问个中细节,小王却三缄其口,不肯吐露更多的信息。审计组提出下午上班前,请小王提供使用权转让交易记录消失的6户公房的房屋平面图和公房图卡。小王一脸为难的表示“请示郑所长后,才能提供资料”。

下午,审计组再三催促小王。小王总是红着脸,语气中透着紧张的表示“在走审批程序,需要点时间”。

一天过去了,审计组还没拿到任何资料。沈从严再次联系郑所长,郑所长终于接了电话,他一口一个“对不起”,解释“开会中,手机打开了飞行模式。”沈从严严肃的要求:“明天早上上班前,必须提供6户公房的房屋平面图和公房图卡。”

次日,郑所长一早就等在会议室,一脸歉意的走向审计组,说:“三位同志,不好意思,昨天耽误了你们的时间,资料已经准备好了。我就在隔壁办公,有事儿就叫我。”

审计组翻阅6户公房资料发现:其中4户公房都是破旧公房改造加层后产生的新承租户,另外2户公房地址两两相邻,可能存在分户。查德琛灵机一动,提议:“现在这几栋房子还没拆除,我们可以到现场去踏勘一下,看看能否挖出一些其他‘线索’,将事实还原。”现场踏勘情况更加肯定了分户的事实。

为了节省时间,沈从严电话联系了区征收办。负责华城路房屋征收工作的谢工给审计组介绍了他们掌握的房屋情况。经过细谈,审计组了解了郑强名下公房的前因后果。原来,启动紫竹巷片区旧城改建项目后,摸底调查登记产权人李爱华家属多次到区征收办主张公房的征收补偿款。华城路房管所所长郑直得知消息后,主动出面答应解决公房征收补偿款的问题,后来李爱华确实再也没出现过。在公房征收补偿过程中,被征收人郑强取得该公房的产权,并与拆迁部门签订了房屋征收补偿协议。

沈从严十分肯定的说:“规避正常交易程序违规取得公房承租权,部分房屋取得承租权后违规再分户,骗取房屋征收补偿资金,这一步步操作是有目的的在进行,只是权属纠纷和隐藏的使用权转让交易串联起来,暴露了重重疑点,肯定有戏!咱们有必要和郑所长来个正面交流了。”

尘埃落定显真相

审计组请郑所长到会议室。郑所长看到三位审计人员一脸严肃坐在他对面,感到气氛有一丝不同寻常。

沈从严把资料往郑所长面前一放,先开口问:“咱们来聊聊这几户公房的事情吧!”

郑所长手颤抖着从口袋里拿出根烟吸,沉默不语。

明秋豪一改以往嘻嘻哈哈的表情,直接问道:“李爱华的事情到底是怎么解决的?”

郑所长稳了稳心神,解释道:“因为租户李爱华超过6个月没有交纳房租,按公房管理办法以及为了盘活国有资产,所里集体决定将其公房收回,过户给郑强,但是李爱华一直居住在公房内,因为她没有住房证,因此不能办理拆迁补偿手续,李爱华几次三番闹事,要求取得拆迁补偿款。为了保证征收拆迁工作进展顺利,我就在李爱华和郑强中间做个和事老,出面协调,最终商定郑强支付给李爱华十多万元,对这套公房做了个了断。”

查德琛提高嗓门追问:“你和郑强是什么关联关系?另外4栋破旧公房改造加层新的承租人是如何产生的?”

郑所长支支吾吾的答复:“郑强是我表弟,但是我没有徇私,我是所长,出于工作职责才出面解决问题,新的承租人都是经过所领导班子根据实际情况集体研究确定的。”

沈从严早就料到郑直不会轻易松口。在郑直离开办公室后,沈从严说道:“看来咱们要放大招了。老规矩,调取这6户被征收人的银行账户流水,追查资金流向吧。”

翻阅征收补偿档案中的合同及财务付款凭证资料,审计组找到了6户被征收人刘武、任刚、陈平、郑强、涂香和彭玲的身份证号码和银行账户。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审计组三位同志到处奔波,调取上述6个被征收人银行账户开户以来的银行流水,追踪征收补偿资金的去向。追查发现,刘武、任刚和郑强在收到拆迁款的次日全额转至华城路房管所房调员熊某账户,陈平、涂香和彭玲收到拆迁款后全额或部分转款至陈洁账户;进一步查询熊某和陈洁的账户发现,他们在收到上述款项后又将其中部分款项转账至郑直、李彬的银行账户。

根据前期区房地产公司提供的公职人员花名册,审计组确定此陈洁是区房屋置换有限公司的陈洁无疑。铁证如山,陈洁再也没有了当初的淡定冷静,面对审计组的连环追问,她坦白了自己在担任华城路房管所副所长职务时,与现任华城路房管所所长郑直、时任房屋置换有限公司党支部书记李彬及其下属房调员熊某利用职务便利,合谋采用“重新绘制公房图卡、开具公房住房证(租约)和登记经租账”等方式私分公房承租权,以亲属名义低价购买占有公房等多种手段,通过自行出租、转让、与拆迁部门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等方式,获取经济利益的犯罪事实。

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审计组迅速回单位向局领导汇报审计情况。经局业务会议讨论,有关问题将形成移送处理书移送市人民检察院查处。上述犯罪行为暴露出公房在过户、分户、调换、转让等管理环节存在制度漏洞,河海市审计局会同区房地产公司研究公房管理相关制度,提出了完善《关于办理直管公房承租人过户、分户、更名的规定》和《直管公房使用权有偿调换、转让管理办法》等制度的建议,有效的加强了对公房管理各环节的权力制约。

得知法院判决结果的那一刻,明秋豪在心里默想:勇往直前的是江水,更是河海市审计人敢于担当、善于作为的飒爽英姿,以审计促发展,期待清芬街浴火重生,再现辉煌!(文中单位名称和人物姓名均为化名)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主办单位:武汉市审计局 联系方式:027-82938458
网站标识码:4201000052 鄂ICP备20006689号-1 egw.png鄂公安网安备42010202000841号